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9)

9、保护欲

【是上天予我的权力。】


夜很长,猎隼悄然伫立在二楼的扶杆上,狩猎一般沉默地监视着前方。

寒意在静谧中慢慢沉淀,而明诚感觉不到冷。心跳的频率与平日并无二致,声音却太吵了,使他几乎不能精准地判断外界其他声响的来源。

枪柄在掌心焐出暖意,门锁的声音一响,他立刻拨开保险站了起来。

——打开的房门是一楼的。

明楼背着刺眼的灯光站在门口,朝他招招手。

阿诚向楼上扫了一眼,有些固执地向他摇头。

视线忽地一暗,瞬间思维也跟着模糊了。明楼走过来,从他手里接过掉落的枪,顺势将他扶住。

明诚急了,匆忙间抬手抓住明楼的胳膊,却因为判断不了自己的力度,又不得不松开。

大哥,你快睡呀。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8)

测试一下定时发布功能嘻嘻。


8、贪欲

【得不到的,念念不忘;已拥有的,贪得无厌。】


天仍黑着,明诚从沉睡中毫无预兆地醒来。猎隼在胸口躁动得厉害,回到上海以来,它一直安然地处于静默的状态,这样的反应还是第一次。他稍微动一动手脚,便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。

明楼的精神向导正悄然卧于被中,仿佛贪恋他身体的热度一般,滑腻的鳞片缓慢地擦过腿上的皮肤,带来一种近乎危险的冰冷触感。

明诚咬着下唇仰起头,反手抓住枕头,感官在此刻变得异常敏锐,他几乎能听见眼镜蛇吞吐信子的嘶声——并没有带着恶意与攻击性的,却给人另一种意义上的紧迫感。

“不行。”他喘了口气,在黑暗里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轻声说,“我不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7)

一条咸鱼的定期翻身,节奏感是个啥我不知道。

这章开始进入原剧的时间线。

标*号的对白是原剧台词,由于记忆力问题不一定完全一样……


7、控制欲

【想要操纵你的一切,不放手。】


明台终于还是回了国。

他给大姐写了许多封信,哭诉自己的思乡之情,抱怨法国的条件不好,又控诉明楼对他的欺压。开始明镜还狠心不理睬他,待到年关将近,终于还是拍来一封电报,说“回家吧”。

上海沦陷已久,动荡无依的时候,谁都想要离亲人更近一些。

明诚替明台收拾行李到很晚,又被拖住讲了许久的话。最后小家伙自己撑不住先睡了,明诚他从房间出来,也有些困意,路过明楼房门前,却见到半开的门里还亮着灯。

明楼靠在床头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6)

6、私欲

【可谁人没有呢?】


明诚去赴苏珊的约会。

正值日军在上海全面开战,他原本是没有那个心情的,去画廊书店的那天已经委婉地谢绝过一次。谁知第二天,苏珊就把信寄到家里来了,收信人特地只写了“明先生”。

明楼当着阿诚的面把信拆开,才发现里面写着:“我亲爱的诚。”

他有意把那句念出来,瞥了一眼阿诚,见对方一本正经地没有什么反应,继续往下:“就算你心里已另有别人,也应该早日告诉我,好免去我白白牵挂……”

阿诚的脸摆不住了,他没有想到,苏珊连在写给自己的私信里,都如此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吃飞来醋的恋人。他左右为难,现在再想把信拿来,恐怕只会更显得尴尬。

明楼把阿诚尽情地嘲笑了一通,将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4)

分享一个雷雷的狗血的我……

写得不受控制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
4、热欲

【恨不能以此身赴火里。】


“我抗拒不了……”尤利克仰头将后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,良久,确认般地重复了一遍,“完全抗拒不了。”

离开军校以前,明诚最后一次见到这位军校友人,冬日晦暗的日光从禁闭室的小气窗漏进来,不完整地勾勒出他消瘦的侧脸。这个自信而执拗的哨兵曾经坚信自己找到了灵魂的另一半,讽刺的是,对方并不这么认为。

单方面的结合热、哨兵与向导群体中万分罕见的异象——明诚撞破他企图强暴那名同性向导的现场,压迫的意志与求救的意志同时向他汹涌地袭来,尴尬、震惊与绝望的精神洪流几乎瞬间击溃他的意识。得益于有过一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3)

3、独占欲

【只是你的,只是我的。】


“阿诚哥,又出去呀?”

客厅里面黑灯瞎火的,明诚手里抱着两本书,本想偷偷摸摸地出门去,没有想到明台会窝在沙发里看书,一下子就逮到他一晃而过的身影。

他只好停下来,开口先教训明台:“太阳都快下山了,也不开灯,不怕看坏眼睛?”为了显得凶,刻意抬高了嗓门。

明楼从书房里听见了,抬眼看一眼窗外,随手扭亮桌边的台灯,留意起门外的对话来。

阿诚说:“我去一下画廊书店,晚饭的时候就回来。”

明台问:“你都走了,晚饭还怎么办啊?”

阿诚奇怪了:“今天不是轮到你做饭吗?”

明台不高兴地说:“我不想做!大哥老嫌我做的不好吃……他自己怎么不做?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2)

2、思欲

【思念实非有意义之事,重逢才是。】


明楼收到阿诚的来信。

阿诚在军校,一个月有一天可以外出,他就抓住这个机会,去邮局,给明楼寄一封信。每一次用的署名都不一样,内容有时是中文,有时是法语、英文,还有俄文。

伏龙芝生活的细节,他是不能在信中透露的,也不能提及他自己的身份以及与明楼的关系。因此,写的东西往往疏离而隐晦,连思念都表达得拐弯抹角。

明楼与路过身边的学生打声招呼,就坐在林荫边的长椅上拆开信来。

信的开头写道:“明先生,您好,还记得我吗?”装模作样的,让明楼忍不住笑了。

后面多是些客套的问候,寥寥几行,谈一点天气,他却透过那笔迹看到阿诚漆黑透亮的眼,眼里充满热切。...

[楼诚/向哨]远上云霄(1)

爱国于我,信仰

爱你于我,本能


1、求生欲

【我活过来,从此成为另外一个我了。】


马车驶出香榭丽舍大道,停在路边。

王天风要去警署报案,和明氏兄弟就此分道。他前脚刚走,阿诚就推开车厢门,对着外面干呕起来。 

从上车起,明楼就感觉出阿诚的不对劲。他全身的肌肉一直呈现出一种紧绷的状态,明明还冷得发抖,额上却不停渗出汗珠。

明楼看着阿诚的后背,年轻人瘦削的肩在凌晨的寒气里显得无助且弱不禁风——才刚刚从死里逃生,任谁也不可能还保持着平静,更何况在明楼眼里,阿诚几乎还是个孩子。他悄悄叹一口气,回想起自己之前在花店发火的时候,雨伞就结结实实地抽在这单薄的后背上,又有些后悔,...